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神木市委员会官网! 今天是
追赶超越 懂政协 会协商  善议政 协调关系  服务大局

文苑艺海

飞云山、楼院,贺龙及其六老子

图片关键词

2016811日下午,我和神木县文旅集团的张亚斌、张鹏飞两位先生同游飞云山。飞云山之奇之险之美,举世罕见,然而却少为外人所知。

我们在人迹罕至的荒野中寻求路径,来到宛如擎天石柱的主峰。其顶端方正如磐,极为逼仄,东即断壁,俯临窟野河水,下视茫茫,但见一只大鹰,展翅而过,不禁使人觳觫。

建于崇祯年间的山顶独庙,已经残败,砖凌石乱,阒无香火,唯有丛草漫生。坐在崖畔榆树下,开怀领受习习长风,极目远空晴岚,暂忘身涉累卵,红尘喧阗,很是惬意快畅。

当地作家北城,曾写有一篇《浪迹飞云山》,传耀一时,尤为行内人士推崇。但切实登临了飞云山,我觉得,这篇作品首先在文题上就有欠妥当,实在过于潇洒浪漫化了,与此山事实上的风格颇不符合。飞云山拥有的是那种吓得你尿裤子的气魄。如果是神仙,说“浪迹”,勉强其意,小小凡人,听听崖下泛波,用“浪激”似乎更为准确。

登顶辛苦颤栗,手脚并用,真真是在一趋一停往上爬。然而下来也不容易,同样是四肢溜着徐徐而降。终于万幸,平安大吉地着地。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为一座山甘心冒这么大的风险。 

离开飞云山,我们来到了附近的沙峁乡政府驻地王桑塔。据史料记载,该村因王姓在广植桑树的小山下居住而得名。这个村名渐渐地有时候也讹差为“王苍塔”。今天,桑树在这个村子里并不多见。

2015年夏,西安美院教授赵拓、郭胜利来神木采风,为该村精美的古院落群所吸引,说:“像王桑塔这么精美的古院落群在陕北已经极为少见了!”

在陕北,一般独立式的石头窑洞只有很小的檐披,而在王桑塔,却和我们寻常所见的不大一样,竟然有一种独特的附加结构———厦子。所谓“厦子”,就是有柱支撑的较长的屋檐,能起走廊和阳台作用,避免门口雨淋日晒,尤其便于在雨天往来各屋之间。

这其中格外引人瞩目的是一座楼院。大门旁挂一蓝底白字古迹保护小铁牌——名称:原河防司令部。年代:1940年贺龙元帅设。楼院是王桑塔最豪华的一座厦子,上下两层,前后两个院落。据说主人当年富甲一方,连县令来他家拜访,都走偏门。

可惜,我们来时已经上锁,不得进去,透过门缝,依稀可见庭院深深,荒草掩映。而在前两年张亚斌做记者时,他有幸一窥内里。于是,他做起了介绍,说主人是王烦黑绺。

我心想这名字可真够俗气。

当亚斌给我们看了他的文章《魅力王桑塔:一个村庄里隐藏了十一座厦子》,我才知道原来正确写法是王璠黑旒,觉得典雅不凡,遂向他确认,他说,那是从家谱上抄来的,不可能有错。村民将王璠与黑旒这两个名字总是连在一起称呼,容易让人以为指称的是一个人,不过是名字有些怪异罢了。然而,实际上,王璠与黑旒则是父子关系。

这个家族了不起,出过几个文武秀才,甚至还有人中了进士。但现在最有名的却是王璠黑旒,大概因为他们是近来的人物,故而知道的人也就较多了。但是,修建楼院的人却是王璠的二叔王守恭。官方对他的记载见于民国23年(1934)《续陕西通志稿》:“沙峁镇渡桥,在城南九十里绅士王守恭捐建”。    

王守恭是极为成功的商人,在山西兴县买下“聚全顺”和“广顺隆”商号,但家庭生活不太如意,他的子嗣命运不强盛,多数夭折。正室所生独子少亡,他心灰意冷去了榆林,又娶了一房太太。而这气派的楼院,就是他离开后由其正妻所主持修建。

因为文史工作的缘故,对这次出游的意外收获,我很高兴。但与张亚斌不同,我对楼院的兴趣,主要是贺龙竟然曾于此办公。我就此事问了村里的几个中青年人,都不明其详。正要走间,遇上了80岁的老者王勇。攀谈了几句,他竟说到了贺龙的六老子。 

他说,那时候种的洋烟全卖给了国民党,一般平民百姓,管得不让抽,但贺龙六老子的是官抽。而且,贺龙的六老子还霸占了他们的一个姑舅。

我有些诧异,提了几个问题,进一步确认。无奈王老耳背,交谈困难。他说详细的事情可以找去他哥了解,他也是听他哥王国应说的。

王国应老人88岁了,但是身体积健,精神很好,言语思维也非常清晰,眼不花耳不聋。谈起这些陈年往事,他来了兴致。

“贺龙一般住在山西兴县,这里是他的后方,偶尔来一半回,骑一匹高头大杂毛骡子,后面跟一只洋狗。贺龙骑着骡子在前面走,这只狗就在后面跟着他,甚东西都撂不了,抛了什么都会有狗在后面捡。贺龙有时逗狗,将自己的草帽故意扔下去,洋狗就叼起来,跑得送给他。” 

十二三岁的王国应当时在儿童团,已记得好多事了。但是对于贺龙,他一时也再讲不出什么有趣的事来了。我将目标转移在了身旁的中年男人那里,他是王桑塔的村长。

“说一下贺龙在这儿还有什么故事。”

中年男人有些不好意思,“我不知道甚,知道的都是平常听他说的。”

“他(王国应)平常还说甚了?”

“贺龙骑着骡子,狗跟在后面连着舌头喘气,上了山,他躺得展展的,也喘气喘得。”

老人在我们的笑意中略做停顿,又说,“贺龙的名字震天下,贺龙的战士天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日本人往里打”。

我想证实从王勇老人那里听到的,就问:“听你弟弟说,贺龙六老子的把你们姑舅的一个婆姨霸占了?”

“哦,有那么一回事了。贺龙六老子的停停(陕北方言,意为什么事都不干,闲得很)住在彩林,卖大烟了。贺龙说,六父,你不要卖大烟,影响不好。那六老子的说,你是当了官了,有吃有喝,我不卖大烟,过不了呀。贺龙一家,为革命牺牲了那么多亲人,就剩这么个老子,也就由着那个了。”

“贺龙六老子的叫甚?”

“总是吼那个‘老太爷’了嘛。见了爱和孩儿们扬黄土耍耍了。”但是,王国应还是习惯于称其为“贺龙六老子的”。

王国应大舅家的小子贺拖弟,也是闹革命的,一只手枪伤残废,就退役了,恓惶得要甚没甚。贺龙六老子的在彩林和那家住一道院,吃喝的相对好一点儿,时常剩下点儿饭,就端给他的姑舅家。时间长了,惯了,老婆的就跟贺龙六老子的好上了,最后要跟着走。

“我们姑舅村里的这边不依,告到贺家川县政府,政府派人协调,说人家这也是革命家属,你引走了现在这家没儿没女,这家人不就灭了。贺龙六老子的说,婚姻是自由的,你问她,我又没强迫她,她愿意跟我走。”

“那后来你们姑舅了?”

“我们姑舅二十七八岁,老婆的跟上贺龙六老子的走了,过了一年,就上吊死了。”

“贺龙六老子的当时多大?”

“五六十吧。”

将近黄昏,我们结束了行程。回到办公室,我上网查了一下,贺龙的这个六老子应该就是贺勋臣。想当年,贺龙操着菜刀闹革命的时候就有他参与。 

基本能印证上面两位老人所说不假的主要信息来自于流传于网络的文革批判材料《 大土匪、大军阀、大流氓、大野心家、大阴谋家贺龙材料汇要》:

“……贺龙把他的以“大烟鬼”闻名的叔叔贺勋臣弄到部队里变成军属后,不仅给其配有专供骑用的骡子,并且还供给其大烟抽,所有人员,都称这个“大烟鬼”为“老太爷”。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2-18 16:03:16  【打印此页】  【关闭

文史资料

新闻排行

联系方式

神木市政协
电  话:0912-8353272
邮  编:719399
Email:1292273617@qq.com
网  址:www.smzxw.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