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神木市委员会官网! 今天是
追赶超越 懂政协 会协商  善议政 协调关系  服务大局

文苑艺海

偶拾路上的风景

 

/侯廷峰

 

侯廷峰,1965年生于神木,现居北京。先后师从张立辰、沈鹏、王镛诸先生。为北京师范大学书画高研班花鸟工作室导师兼北京人文大学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国画家协会常务理事,陕西省国画院特聘画家。书画作品20余次在中国美协、中国书协举办的全国展赛上入选获奖,并散见于各大专业书画期刊。出版有《侯廷峰画集》(荣宝斋出版社)、《侯廷峰工笔画集》(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中国名画家精品集——侯廷峰卷》(河北教育出版社)等多部个人专集。

 

陕北神木,我的家乡。

范文正公词云:塞下秋来风景异。这一个“异”字,让我着实佩服前贤嵌词用字之功。生我养我的神本小城南北狭长,东西各有一座山相与庇护,窟野河依城而过,山算不上青,水亦谈不上秀的,然亲恭之情无与之比肩者。家乡的地理位置属典型的毛乌素沙漠和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多是丘陵沟壑相间盘桓曲屈。待长大之后,天南海北去得多了,才知用“异”字来形容我的家乡也是再合适不过了的。我老家便在城边的一个小村庄——芦则湾,这个村名倒蛮有诗意的,后来便以“芦湾”作为自己的一斋号了。可能是缘于这样的地理条件,土地资源显得愈发可宝了,小时候庭前舍后道旁沟侧被勤劳的乡人植满了瓜果菜蔬,当时虽习以为常,然现在想来真是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景致犒赏我的视觉。于是每每在睡梦中回到童年,与小伙伴在果下蔬间追逐嬉闹,醒来还咧着嘴笑呢!做画之时,儿时之境地也常浮现脑海的。

 

是不是这童年的经历已深深嵌进我的生命,冥冥之中把我引上了绘事之路呢?一种说不清的曼妙。及至走入学堂,我便鬼使神差的拿起了“画笔”,在母亲的捶布石上,在雨后的湿地上,在废旧作业上,把院里的葡萄、屋后的南瓜、树上的红枣……用自己的感觉描画下来。没有人引导,没有人鼓励,但我却默默地坚持下来,不为什么,只想把眼前的东西表现一下,以至留到心里去了。初中时老师发现了我的爱好,便把板报的“大任”交于我。当时我感觉这是多么神圣的事情,有了展示自己的小舞台,那种认真敬业劲就别提了。在老师和同学的赞许声中找到了自我的价值,更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心,课余的时间几乎全都让画画占据了。童年的这种美好经历,成了自己艺术道路的肇端,就这样不断捡拾身边的风景,一步一步地走下来。

 

喜好的日日累积,渐渐成追求了。经过努力我于1983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天津工艺美术学院,这成为我艺术道路的一个转折点。进入专业学府学习,我就像沙漠中饥渴的骆驼遇到一方草肥水美的绿洲,恨不能把全部精力和时间都用到专业学习上。四年中系统学习了美术史和造型知识,设计、素描、雕塑、水粉、油画等涉猎颇广,尤其是对工笔画用功最勤,这段时期出了一批工笔画作品,为后来的大写意花鸟创作奠定了坚实的造型和构图基础。天津工艺美院的学习,使自己对画画有了一个系统的理性认识,也渐渐明白了这是一种艺术是一种文化传承,从此开始了对传统经典的继承学习。天津工艺美院毕业后,我回到家乡,分配到县政府的一个部门成为一名公职人员,在当时这是一份令人艳羡的工作。有了工作,生活处境便有了较大改善,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参加工作之后几年里,从未间断书画学习创作,常有作品在一些展赛上参展获奖。这期间一些工作上的琐事、生活中的应酬使自己愈发不适应起来,总感觉无论什么东西也无法压制住早已在灵魂深处蓬勃萌发的艺术种子,无法抵挡自己对艺术那种热烈的向望。

 

2001年毅然离开“安乐窝”,在朋友举荐下做了《少年包青天》(第二部)的美术总指导。之后又辞去这项工作,负笈京华先后到北京画院、中央美院、中国书法院、中国国家画院等高端艺术院校求学,师从于张立辰、沈鹏、王镛诸先生,也有了与众多艺坛名流高手交游切磋的机会。自来京学习,对国画的认识进一步提升,视野顿时开阔起来,使自己的艺术也有了一个质的飞越。再到后来在京有了自已的工作室,并在北京师范大学开班课徒。一路走来,恩师的提携,同道的相助,家人的支持,收获亦丰,感慨亦多。在生活中不管逆顺,不管得失,都坚定地走在艺术的道路上,从未后悔过自己的选择。

 

老祖宗说勤能补拙,像我这样笨拙之人,平日里也只能多花时间多用精力来砥励自我了。古人前辈的经典一本一本往回搬,渐渐地连书架都承受不住了。惰于交游的我总喜欢把自己封闭在工作室里,捧读古籍,浸摹经典,观瞻今贤,与古今贤者相晤交心,忘怀物我,不知将暮,以此哺养自己的艺术。每有所得处,欣然命笔,或书或画,诉诸于笔,一泻于纸。以书养画,以画驭书,书画相成,往往废纸三千。在继承传统中注意做到师古不泥,加入自己的理解与认识,把前贤的东西有借鉴地用到创作中去。陈传席先生说:“廷峰学花鸟画,也是既师古人,又师今人,无所不师,无所必师。但因他笔下有一股天生的生气,所以,他师古人,笔笔出古人,又笔笔离古人;师今人,笔笔出今人,又笔笔离今人,盖其笔下自有一股气在起作用。所以,我们看他的画,精神也会为之一动。”在创作中,偶有不恶之作,便悬之壁间,痴痴盯上半日,个中甘苦惟有自知。如此时日久了,便愈发地沉浸于书情画韵,有意避离市井俗尘,只想生活简单一点,有书画伍此一生便足够了。

 

画者当行万里路,养浩然气。我每年总要花些时间,或游历山川,或追慕名胜,或谒师访友,感受自然之恩赐,沐浴人文之教化,以养艺事。在这方面,也得到了薛永年先生的肯定与鼓励:“侯廷峰的大写意花鸟画,不仅能够借古人图式的变异表达自己的性情,也能够走出书斋去写生,回来再根据写生稿子提炼加工,力求在古人的基础上有所创新。是否能在“师古人”的基础上'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对于民族特色鲜明的写意画实践者而言,是唯一一条可以取得成功的道路。他正是在这条道路上前进的,并且取得了可观的成绩。”在画画的风格取向上,也许因着家乡峁塬的粗犷,陕北人的豪爽,渐渐确立了自己大写意花鸟的创作方向,并渐渐有了自己的创作语言。邵大箴先生在谈到我的作品时说:“侯廷峰的艺术个性在他的大写意花鸟画中表现得很鲜明,那扑面而来的是视野广阔、气象恢弘、豪情万丈的气势。这种气势,正是他自身个性的反映。侯廷峰,这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父亲早逝,家境清贫,由此锻炼了他不屈不挠、自强不息的性格。他自幼爱好绘画,培养了他苦中作乐的情怀。在他的大写意花鸟画中,最能打动观者的就是这种品格和气质。画面布局慷慨纵横、气势恢弘,笔墨汪洋恣意、不拘格式,造型夸张、生猛。没有经历过生活磨砺的人,是难以表达出这种既带着对泥土芬芳的赞美,又含有对生活苦难的体验情感的。”邵先生的这些话道出了我的艺术风格及其成因。现在想来,儿时的经历与磨炼,真是我艺术生涯中的一笔宝贵财富。

 

这些年来,成绩自不敢说,收获还是有的。书画作品多次在中国美协、中国书协举办的全国性展赛中入展获奖,多家专业媒体给予推荐宣传。个人画集也出版了多本,小值一提的是荣宝斋出版社推出了我的专集《侯廷峰画集》。2008年在陕西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2014年在中国国家画院举办“花鸟友于——侯廷峰国画展暨作品研讨会”,沈鹏、张立辰、邵大箴、薛永年、王镛、陈传席等多位艺坛前辈对我的书画作品给予肯定和鼓励,这些都给了我莫大的鼓舞,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人生信念。

 

午后的斜阳慵懒地洒落在茶台上,我轻拈一盏香茗,小呷一口,愈发的清醒了。外甥女晓燕曾给我写过一篇文章叫《低眉信手续续画》,她说:“低眉,是一种态度。是远离低俗,拒绝浮躁;是诚心诚意,澄怀观道;是遗尘世而独守志的卓然风姿;是心同野鹤与尘远的高贵情怀。信手,是一种娴熟。是一气呵成,使转自如;是熟极而流,气息条畅;是神妙独到秋毫边的酣畅淋漓;是掷地可作金石声的雄强笔力。续,后面又一个续,便是至永至恒的坚持了。”

我觉得她说的很好,我也会坚持这么去做。在书画艺术这条道路上行走得时间愈久,愈觉得自己欠缺得太多,要做的功课也太多。真的没有想过要把它做到什么高度,只是在不断的充实自我,超越自我,不忘初心,一步一个脚印地踏踏实实往前走。在路上,总会偶遇自己心仪的风景,就捡藏起来,好给自己的人生增添点色彩,留下点印记。

 

时在丙申之秋月于京东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1-03 15:02:13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条:高增爵、宋联奎  下一条:半生苦

文史资料

新闻排行

联系方式

神木市政协
电  话:0912-8353272
邮  编:719399
Email:1292273617@qq.com
网  址:www.smzxw.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