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神木市委员会官网! 今天是
追赶超越 懂政协 会协商  善议政 协调关系  服务大局

文苑艺海

塞上书家第一人

 

/破破

 

王雪樵(1894~1939)名光荫号右军之裔、一苇居士、慕陶馆主、雪山樵夫、寒鸦等,陕西神木县人。1916年,北京法政大学肄业,经裴宜丞推荐涉入政坛,曾任陕西省长李根源秘书、府谷麻地沟县佐、北洋政府农商部主事。1923年归隐神木,先后出任看守所所长、神木等一高等小学堂堂长新编八十六师高志清驻南京国防部代表、扎萨克抗日政府秘书科长。1939年病逝内蒙沙王府。有《王雪樵墨迹选》中国历代经典碑帖近现代部分·王雪樵行世。

 

在过去,陕北的读书人少得可怜。听老辈人说,经常是盖村都找不到一个会写对子的人。每逢过年,家家户户总要贴春联吧,怎么办?只好跑到几里、几十里之外的地方求人写,渐渐心生厌烦,索性把吃饭的碗底子蘸墨,然后在红纸上拓一绺黑乎乎的圆圈就算了事。

 

在这种贫瘠不毛的人文地理环境下,竟然还能造就一个像王雪樵先生这样的大书法家,实在超乎想象,真是一种奇迹了。清光绪廿年,也就是1894年,王雪樵出生在神木县城一个屠户家庭。屠家在过去是很低贱的一种职业,尽管有知识分子为之抱屈不平,说什么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的风凉话,仍然不能改变王雪樵的父亲对知识阶层的向往,他为儿子们供书念字竭尽全力,希望他们能够出人头地。1

 

王雪樵似乎也颇不辜负父愿,蒙童时期就在书法方面显露了过人的天赋。十二岁的时候,被老师推荐为“凯歌楼”题写匾额,从此便享有“神童”之誉。或许就是这件事增加了他的自信,也格外坚定了他对翰墨之事愈发苦心孤诣的志向,他开始以伟大的书法家而自期。2

 

1913年,王雪樵考入北京政法大学,但凡得空就出入琉璃厂一带的书坊古肆,每获名帖,手慕心追,把玩不已。在此期间,他亦有幸与乡党、国会议员裴宜丞时相过从。裴虽名炙一时且长王十五岁,然极愿提携家乡后学,他引荐自己京师大学堂的老师、著名诗人林纾与王雪樵相识。3

 

1916年,王雪樵肄业,裴又推荐他为陕西省长李根源的秘书,自此算是涉身官场政坛了,1917年4月,《政府公报》登记他为在任的府谷麻地沟县佐4。然而,他最为心系的还是书法。终其一生,若说仕途,他不过是名叫“王光荫”的一介微官小吏;若论书法,他却是声名日隆的宗师巨擘“王雪樵”。

 

“辞华综王孟,字意得颜欧”5。王雪樵对自己的人生定位非常明确。他将文学和书法相并而提到了同样的高度。料想他清楚,没有文学支持的书法必然其行难远。他也明白“大书法家多是大文学家”的道理。遗憾的是,他在文学与书法上并没有取得真正的平衡。以书名而言,他在当时就蜚声长城内外。1936年秋,北平笔会,其书作被评为北方第六6。以文学成就来看,就目前的遗稿发现,则略显单薄。他在文学方面的自我创作极少,原创诗只存五首。

 

这五首诗歌,除了与裴宜丞唱和的两首纯属写景之作以外,《游岫岩寺》《赠瑞堂》《赠张紫垣》三首都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特别是从中流露出来的作者心志尤其值得我们注意。1926年,王雪樵带领学生秋游神木杏花滩岫岩寺时作诗:问水寻山汗漫游,绝无人迹亦勾留。可怜冷落岫岩寺,只有斜阳满树头7。这首题为《游岫岩寺》的诗原是仿照张问陶的《华林驿》一诗而作的。现在张问陶的知名度可能不是很高,但在清末民初,一般的知识分子没有不知道他是谁的。8

 

王雪樵十分欣赏张问陶,《中国历代经典碑帖近现代部分·王雪樵)》收录的书作,约有百分之八十的内文是张问陶的诗。而且,从“慕陶馆主”这一名号,也可以看出王雪樵对他的推重。在此,有必要对他进行一个简要的介绍。张问陶(1764-1814),清朝著名诗人。字仲冶,号船山,四川遂宁人氏。乾隆五十五年(1790)进士,官至知府,辞职以后一直侨寓在苏州虎丘。他不仅长于诗文,亦工书擅画。9

 

还有一位名叫杨江的榆阳诗人也颇受王雪樵的青睐,在他的书作中以杨江的诗作为内文的有三幅。杨江(?—1855),字芍坡,榆林人。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举人。做过训导、教谕之类的低级官吏。此人博古通今,文采横溢,曾壮游关中、陕南、中原、江南等地,遍考名山大川。其诗宗少陵,或写山河壮美,或泻怀古胸臆,间或讽今喻人,针砭时弊。所著《榆林府志辨讹》《河套图考》二书,引证资料丰富翔实,文图并茂,对于研究榆林及河套的历史地理颇具价值。他客死西安以后,由胞弟杨文广编纂其生平著作,交关中书院刊刻发行。10

 

《游岫岩寺》一诗充满了息影山野的气质,结尾更加意蕴深长,表达了作者对岫岩寺的情有独钟与恋恋难舍。但是,这种心境终非一成不变,面对乱世风云,王雪樵切身感受到了身为书生的无奈,用裴宜丞的诗来说,就是“书生无法扫群魔”。1931年,他书赠神木南乡青年瑞堂(路茂槐)的诗句:“日悔诗书误,贫愁日月长。静思调恶马,投笔战沙场”,看似对瑞堂的激励,其实也是对自己的反省与黾勉。11

 

1935年,王雪樵多方医治无效的腹泻经榆林名医张紫垣治愈了。他为此感篆中怀,赠送了大量书作,仍觉得不能表达自己的感恩深心于万一,于是又作了一首诗,对张的医术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该诗还流露了一个信息点,即张紫垣的家学缘源可远追至明代著名医家张景岳那里:

 

国手张紫垣,儒医亦是仙。

修园绵世泽,景岳继家传。

燥湿方分地,阴阳症辨天。

丹溪当把臂,青主欲齐肩。

半载深交缔,数年宿疾痊。

临歧无所赠,一纸愧寒毡。12

 

张紫垣,字昆明,号星耀,榆林榆阳城区人。幼时体弱多病,因求医艰难,遂矢志学医行医四十年,声名颇显。晚年为榆林政协撰写了不少珍贵的文史资料13。让人意外的是,王雪樵对自己感佩不已的张先生竟然直呼其名,不见些许客套谦恭,是他们相交很深的缘故,还是为了诗句的押韵,抑或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封建礼数。这自然又让人想到,有的资料介绍,雪樵乃王先生之字,我终究还是有点儿疑惑。14

 

在先生的遗墨中,“王雪樵”、“雪樵”这样的落款署名随处可见15。稍微有点儿传统文化常识的人即知,古人一般并不会以字自称,字是留给别人尊称自己的,虽然也有一些例外,为顾炎武所注意,但绝非主流16。我们确实没见毛泽东在他的书法作品后面落款毛润之的,也没见张炽章在文末署名张季鸾的,更没见裴廷藩发表启事用“裴宜丞”的。

 

到底怎么回事呢?一般来说,名与字的意思总有一定的关联,要么相近,如李白字太白,杜甫字子美;要么相反,如韩愈字退之朱熹字元晦。光荫与雪樵,意思明显不相近,却似截然相反。所以,笔者揣测,雪樵可能是他的另外一个名号,也可能就是他的表字。

 

毕竟先生在归隐神木提倡新学与放足的时候享有“王疯子”的绰号,做过一些惊世骇俗的举措,这点轻狂与不守规制实在正常不过了。但至于他那些极具传奇色彩的故事以及与贤达权贵如于右任、高志清、井岳秀等流的往来,已经有武绍文先生的大作广为传介了,我就不再一一赘述。17

 

我想,设若王雪樵先生成长在书本文化发达的江南或是全国任一大都会,那么他的造就可能就不足为奇了。难能可贵之处正在于在如此偏远的荒凉之地,他还能横空出世,独自破茧成蝶,翻飞在中国这一方阔大久远的艺术天空。

 

他之所以能在陕北这样封闭贫瘠的文化沙漠踽踽前行一直臻至今日之殿堂,先天的聪明禀赋纵然是一个基础,但后天坚持不懈的勤学苦练恐怕才是真正重要的原因。

 

据说他每日晨起,不事盥洗,即开始临摹,数十年如一日,以致家人、学生、亲友因磨墨洗砚而多有怨言。他常常教导弟子:“不要偷懒,就是很有书法天分的人,也需要垛两三房子的纸张来练习”。1939年,王雪樵病逝内蒙古,别无长物,仅有一席烂皮袍裹尸,身后却留有近万件书作。当年12月15日,上午八时,日军出动35架飞机,疯狂轰炸神木县城,先生书屋惨遭摧毁,大量墨迹焚毁失散18。兼之时人又多不知珍惜,其间又经文革大劫,流布传行于世的至今已极为少见了。

 

近三十年来,经其子武绍文及其孙武广韬等人的大力搜集推广,王雪樵已经引发越来越多的学者与方家关注,并广受好评与赞誉。2011年,西安市文史馆研究员汪运渠先生不远千里专程前来采访并撰文《逆风塞上,注魂墨中——民国书家王雪樵》进行推介,还赋诗一首《观雪樵先生遗墨》。诗云:亲见先生遗墨珍,笔挟风雨迥出尘。斗转星移名不没,塞上书家第一人19。《书谱》有言:人书俱老。可惜,王雪樵先生46虚岁就病故了,不能于炉火纯青的境地更进一步。如果天假年限,其成就必定远非今日之观。 

 

“诗书传家远”。王雪樵的子嗣后人,亦多有出类拔萃者,这大概就是文化之于一个家族无形的浸染与影响吧。1937年春,先生应扎萨克旗沙王之邀赴内蒙古,行前,应侄子之索,而书录的张问陶的两首诗,可看作这句古训的注解:

 

其一

夜雨泠泠画武连,王郎泼墨便天然。

从今两幅鹅经卷,竟作吾家故事传。

 

其二

不妨衣食老风尘,诗酒清寒骨肉真。

留得千年遗像在,儿孙须仿画中人。20

 

诗意虽显凄别之悲凉,似有决绝意味,但仍流露着一种对子嗣久远的人文关照与深切的谆谆愿嘱。读罢这两首诗,又看先生墨迹,再端详他敦厚儒雅的留影,即便旁人似乎亦感受到了一种无言的教益与向上的砥砺。

 

注释:

1 王雪樵身世 参见武绍文书法家王雪樵先生》一文,详于《神木文史资料·1辑》/政协神木县委员会/1986116页。

2 神童  同上,117页。苦钻书法 参见武绍文王雪樵年谱》,详于《樵子文存·集雪樵遗墨》/武绍文著/55页。

3 受裴宜丞引荐 参见书法家王雪樵先生》一文,详于《神木文史资料·1辑》/政协神木县委员会/1986117页。武绍文先生还记载王雪樵与袁伯玉友好,但关于其人目前发现的记载极少。仅见《武汉市志·对外经济贸易志》/武汉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武汉大学出版社/1996年,51页记载其从事报关职业。另据1924/07/29《大公报(天津版)》报道《天津织染同业会开会记》也提到了“袁伯玉”这个名字。据笔者推测,袁伯玉极有可能是王雪樵北京政法大学的同学。1931年,王雪樵在砚台上自题追溯了自己学书起始以及砚台的来历:“砚系袁君伯玉所赠,余浸淫秦汉六朝碑碣,垂廿年矣,此石有劳焉。民国二十年春,雪樵题。”

4 在任府谷麻地沟县佐 参见《政府公报·1917年04月(二)》/四月二十九日第四百六十六号/第107册/418页。

5 辞华综王孟,字意得颜欧 见《中国历代经典碑帖近现代部分·王雪樵)》/人民美术出版社/2015,44页。

6 北方第六 参见书法家王雪樵先生》一文,详于《神木文史资料·1辑》/政协神木县委员会/1986122页。

7 游岫岩寺 《樵子文存·集雪樵遗墨》/武绍文著/94页。

8 张问陶《华林驿》诗 可参见《中国古代邮亭诗钞》/刘广生编著/北京邮电学院出版社/1991162页。

9 张问陶简介 参见《中华传统文化观止丛书·清诗观止》/《清诗观止》编委会编/学林出版社/2015186页。

10 杨江简介 详见《榆林人物志》/《榆林人物志》编纂委员会编/陕西人民出版社/200743页。

11 王雪樵《赠瑞堂诗》 详见《樵子文存·集雪樵遗墨》/武绍文著/94页。

12 王雪樵书赠张紫垣的诗 见《中国历代经典碑帖近现代部分·王雪樵)》/人民美术出版社/2015,95页。该诗为王雪樵书法作品内文,书末落款:紫垣老哥雅鉴,民国乙亥冬弟王雪樵倚装。《赠张紫垣》这样的标题应是武绍文先生所编拟。

13 张紫垣简介 详见《榆林百年医粹》/郭冠英著/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4,295页。需要指出的是,《榆林百年医粹》一书记载张先生的生卒年为1889—1951)有误。据李霁人间重晚晴——记政协特邀文史委员张紫垣一文,1981年张紫垣曾应陕西省政协邀请,以古稀高年赴西安协助他人写文史资料。1982年回榆林后,先后担任政协六届委员,七、八届常委。详见《榆林文史资料·第十四辑》/政协榆林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编/1994,59页。

14 王雪樵在书法作品中直书张紫垣其名 王对张的称呼为“紫垣吾兄”“紫垣吾哥”“紫垣老哥”“紫垣仁哥”。详见《中国历代经典碑帖近现代部分·王雪樵)》/人民美术出版社/2015,86—89页以及94—105页。

15 王雪樵落款  详见《中国历代经典碑帖近现代部分·王雪樵)》一书。

16 古人自称字 见《日知录校释·下》/(明)顾炎武著/张京华校释/岳麓书社/2011,0936—0937页。

17 王雪樵轶闻 详见书法家王雪樵先生》。

18 日机轰炸神木 《倭戮略·侵华日军制造的大屠杀事件罪行辑录》/彭明生主编/中山大学出版社/2015,214页。另外据陕西省委党史研究室编《陕西省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中共党史出版社/2015,88页:1938年9月13日,两架日机轰炸神木县,投弹15枚,伤亡37人。

19 名家评论王雪樵 详见《王雪樵墨迹选》/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1989,以及中国历代经典碑帖近现代部分·王雪樵)》一书。这些名家是钟明善、延增成、赵熊、谢小青、黄君、陆明君、刘守安等。汪运渠推介王雪樵文章 《逆风塞上,注魂墨中——民国书家王雪樵》一文,载《收藏界》/20115期108-110页;《华商报今日陕北)》/2012815日,Y7版:塞上人文;《艺术品鉴》/20132期;《艺术品/20149期44-47页。《观雪樵先生遗墨》诗 见汪运渠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fc8fcd010159on.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7年7月28日。

20 王雪樵书张问陶诗二首  详见中国历代经典碑帖近现代部分·王雪樵)》/人民美术出版社/2015,120—121页。这两首诗原是张问陶题清代画家王学浩(号椒畦)为自己所画《武连听雨图》而作的,原诗共有四首。原诗与王雪樵所书录的稍有出入:“夜雨泠泠画武连,王郎泼墨便天然。从今两幅鹅溪绢,画作吾家故事传。”“不妨衣食老风尘,诗酒清寒骨肉真。留得千秋遗像在,儿孙须仿画中人。”详见《剑门蜀道诗选/贾映斌等著/巴蜀书社/1989,273页。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1-03 15:05:55  【打印此页】  【关闭

文史资料

新闻排行

联系方式

神木市政协
电  话:0912-8353272
邮  编:719399
Email:1292273617@qq.com
网  址:www.smzxw.gov.cn